哈罗小说网 > 恐怖灵异 > 奔跑的高跟鞋 > 第三百六十五章 到底什么意思
????于是,沈深轻手轻脚摸进去,床头没有,便在他外套口袋里摸,也没有,包呢?

????“你找什么?”床上董禧山突然出声了。

????“你没睡啊,谢天谢地,我要打电话。”沈深索性直接问他要。

????董禧山拧开灯,看着沈深。

????“对不起啊,打扰你睡觉,可我真的很着急,再找不到我,桑奇得报警了。”

????“那就让他报。”

????沈深一愣,暗想他什么意思?生气了?不至于吧。

????“我家里人也会着急的,我总得说一声,或者你让我走,嗯,这会儿晚了,要不明天?”

????“你走去哪里?”

????“我回家啊。”

????“你知道吗?在这间屋子外头,你已经不见了。”

????“什么意思?”

????“不见了,失联、失踪。”董禧山起身下床,朝沈深走了两步。

????沈深看着董禧山靠近,不自觉往后退了两步。

????“你怕我?”

????“你刚才的话什么意思?”

????董禧山走到旁边,打开一个门,里面是书房,有小吧台,他倒了一杯红酒,坐下,摇晃着杯子里的液体。

????沈深亦步亦趋跟着他,但始终保持距离。

????“现在外面的消息是,佟文绑架了你,但出了车祸,他人昏迷了,现在没人知道他把你藏在哪里。”

????“佟文?”

????“是的。”

????沈深想了想“是你吗?是你绑架了我?”

????“你为什么这么认为?”

????“我不知道,猜的,佟文没那个胆子,至少他一个人不会。”

????“为什么不会,兔子急了还咬人呢,你坏了他的好事,他现在有些倒霉,报复一下也说得过去。”

????沈深摇头。

????“佟文出现在高尔夫球场,从球场出来便往郊区去,中途在一个物流仓库停留过。他有动机,行动可疑。警方猜测,他往郊区只是转移视线,应该把你藏在仓库了,可没有找到,现认为你被运走了。仓库每天那么大的发货量,中途还有转运,没有佟文提供线索,要查到很困难。”

????“仓库?”沈深回忆,她是被关在仓库吗?

????“怎么,还不信?”

????“佟文最多是帮凶。”

????董禧山笑了“还是怀疑我?”

????“如果你现在软禁我,那就有嫌疑。”

????“无所谓了,不过你总算猜对一点,是的,我不准备放了你。”

????“为什么?”

????“你觉得呢?”

????“你跟桑奇,是朋友啊。”

????董禧山放下酒杯,靠近沈深。沈深退到墙边,眼里有防备。

????伸手,董禧山摸沈深的脸,她躲不开。

????“你这么聪明,应该猜到了。之前你失踪,桑奇也说了,只要能找到你,条件任我开。”

????“这条件肯定不包括我。”

????“这么自信?”

????“是。”

????“我们打个赌?”

????“我没兴趣。”

????“你也没那么自信嘛。”

????“董禧山,激将法没用,我不可能成为桑奇的赌注,最大的原因是我不属于别人,哪怕那个人是桑奇。”

????董禧山愣了一下桑奇说那话的时候,是不是跟沈深想的一样?

????“你视女人为所有物,不是人人都这样。”

????“你这口气,看不起我?”

????“谈不上,我向来有点怕你,道不同而已。”

????“你怕我?真的?”

????“是啊,有什么奇怪的,很多人都怕你吧。”

????“既然这样,就好好呆着,不然我可不客气。”

????“客气又怎样,不客气又怎样?”

????“你说呢?太聪明不好。”董禧山重新坐下,将杯中酒一饮而尽。

????沈深往外走,忽然停住,说“不管如何,还是要谢谢你,如果没有你,我已经死了。其实我倒是不怕死,只是怕父母伤心、家人难过。你想要报答,我是愿意的,你不必这么大费周章。”

????“你刚不是怀疑我是主谋吗?”

????“我细细想了一下,若你是主谋,不会将我关在那里要我的命,种种迹象显示你也是后来找到我的,所以,主谋另有其人。我待人向来有分寸,也比较小心,除了佟文,真正跟我有过节的,只有陆燕了。”

????说这话的时候,她没有回头,声音很轻,但在安静的夜晚,很是清晰,也很平静。

????沈深出了书房,回到自己房间。话都挑明,倒也轻松,只是如何让大家知道她已经脱险?

????奇奇,你千万要冷静,不要乱来啊!

????第二天早上,董禧山下楼时,沈深正在吃早餐,盘子里有个煎鸡蛋,她握着一杯牛奶,有点走神。

????“早。”董禧山坐下,盛了一碗粥,夹起一个生煎包子,吃起来。

????“哦,早。”沈深喝了一口牛奶。

????“睡得好吗?”

????“不太好,昨天白天睡多了。”

????“那早上怎么不睡一睡?”

????“生物钟,该上班了。”

????董禧山以为沈深会再跟谈,但人家只是低头吃东西。

????董禧山出门后,沈深吃完早餐,便要出去走走。

????“您等一下。”佣人说。

????过了一会儿,佣人拿来外套,让沈深穿上“晨间冷。”

????佣人没有跟出来,但有个年轻男子,估计是董禧山的手下,一直跟着沈深。

????走了一圈儿,沈深无法确定自己在哪里,肯定是郊区,四周没有任何参照物,实在无法分辨。

????她对董禧山并不了解,人家狡兔三窟没错,但这里是哪个呢?

????中午的时候,董禧山没有回来,晚上直到沈深吃完晚饭,也不见踪影。

????躺在床上,朦朦胧胧睡着之际,门开了,有人走了进来,然后躺到她身边。

????沈深一个激灵,随后又放松下来,肯定是董禧山,人为刀俎我为鱼肉,紧张个屁。

????有手伸了过来,摸她的脸,手掌粗糙,抚摸了一会儿,然后慢慢滑到脖子,沈深不由咽了口口水。

????董禧山见她醒了,便压了过来,低头吻她,沈深闻到淡淡的酒味儿。

????“醉了?”沈深问。

????“嗯。”

????“能不能小心我的手。”

????董禧山便把她的左手抬起来,放到头顶。

????“能开灯吗?我想看清楚。”

????董禧山微微顿了一下,然后伸手拧开床头灯。

????光线刺眼,沈深稍微适应了一下,然后看董禧山。

????“还有要求吗?”

????“能不能给我家里报个平安?”

????董禧山不做声。

????“跟桑奇无关,我不想家里担心,我爸爸心脏不好,我怕……”沈

????深用右手勾住他的脖子,“然后就没什么了。”

????董禧山定定看了她许久,沈深能感到他平静下来了。

????“我答应的话,你就做我的女人?”

????“可以的。”

????“答得这么快,有没有走心?”

????“你这个问题,本就没有走心,说得我可以选择一样。”

????董禧山笑了,翻身下来,重新躺倒旁边。

????过了一会儿,沈深听到轻微的鼾声,他睡着了。

????第三天,董禧山没有出门,吃过早饭后,他问沈深“想做些什么?散步?画画?”

????看来昨天自己在外面转了一个多小时,他应该是知道了,不奇怪,四周都是他的眼睛。

????“没有画具。”

????“这个容易,我安排人去买。”

????“好,我列个单子。”

????董禧山看沈深写,摸了摸鼻子“这么多讲究?”

????“是吗?那再去掉几样?”

????“不是,就是觉得什么东西都有学问,这么一幅画,原来背后需要这么多,有些东西我都没听说过。”

????沈深笑笑,又列了个地址“省得走弯路,这家比较全。”

????“好。”

????董禧山把单子交给王培,说“别去这家,买齐就行。”

????王培看了看,一缩脖子“我怕漏了。”

????董禧山瞪眼“你自己想办法。”

????直等到午饭后,王培满头大汗回来了。

????沈深看了看,说“漏了一样。”

????“是什么?”

????“没事,算了。”

????董禧山悄悄把王培叫过来“怎么少了?”

????“啊,不会吧,我特意让人核对过。”

????“你找的谁?”

????“我去学校,找了个美术系的学生,要不然我也不懂啊,七七八八一堆。到底少了什么?”

????“算了算了。”

????“哎,艺术不是人人都能玩的。”王培郁闷的直挠头。

????通过采购物品,沈深知道董禧山没有去她列出的店,有一样东西不是画画用的,是店主的小手艺,只有那里有。

????看来是防备呢,桑奇应该在找她,他没有只请董禧山帮忙,所以董禧山很小心不露出痕迹。

????在书房坐了一会儿,沈深只是摆好画具,并没有动手。

????“怎么了?”董禧山进来时看画板还是空白的。

????“手不方便。”

????“我帮你。”

????“你?”

????“我帮你拿拿东西还是可以的吧?”

????“哦,我的意思是画画从来没有用过助理,有点奇怪。”

????“平日你画画都是一个人?没人帮忙、观摩之类?”

????董禧山有些好奇,他一直觉得桑奇和沈深也不是一路人,以前沈深还说过一次,她喜欢的是桑奇的颜值。

????“你想问桑奇是吗?我跟他有一样的爱好,比如打高尔夫、看电影,也有不一样的,他不懂画画,所以从来不问这些。人和人不一样,爱好也不一样,没必要强求;而且每个人都需要独立的空间,就算恋人、夫妻也是,至少我这么认为。另外,你想问什么就直接问,不必拐弯抹角的。”

????被猜中心思,董禧山有些无趣。

????一连两晚,董禧山都睡在沈深房里,但只是睡觉,顶多把她抱在怀里。

????董禧山到底什么意思?

????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