????此时那枯林中的神秘男子看到了苏月笙手中的盆栽,那盆栽上,一个小小的婴儿手掌,这让那神秘男子不禁有些吃惊,问道:“这是规则之种种出来的东西?”

????“见识倒是不少。”

????苏月笙笑着将那个东西给收了起来。

????“再怎么说我也算是佛阳圣帝。他有的,我都有,他的记忆中,的确是有这种东西的存在。”那神秘男子缓缓的说。

????“从今天开始,没有佛阳圣帝了。”苏月笙瞥了一眼那神秘男子,说道:“佛阳圣帝当年以一整棵羌乌树来替自己挡住灾劫,你却活到现在,如今你的树根我也帮你拿了回来,你现在开始你是自由身了。”

????“是啊,自由身了……”

????神秘男子轻笑一声,说道:“在枯林之中呆了那么多年,始终享有着佛阳圣帝的记忆,我都快忘记我自己其实是一棵羌乌树了。”

????“那你有什么打算?”

????苏月笙盯着神秘男子,说道:“愿不愿意来帮我。”

????听到这话,神秘男子却是沉默下来了,然后沉默了一会说道;“我想我还是适合找一个安静的地方呆着,我的心中已经有了一个目标了。”

????“那好。”

????苏月笙也没有勉强。

????“不过……”神秘男子看了一眼苏月笙,目光深邃无比:“我承了你的人情,你要我帮你,我自然会帮你,当需要我到那一天,我会去的,这条命给你都行。”

????“嗯。”

????苏月笙嗯了一声,苏月笙也知道,他很清楚若是帮忙,怕是真的要拼出命来,毕竟想要拯救这一次三界的危机可是没有那么简单的。

????神秘男子此刻伸出手来,在远处的太祖城主的戒指中便是飞出一把刀,这刀正是这神秘男子的,太祖城主看到那刀飞了出去,也是没有多说什么,只是恭敬的对着那神秘男子抱拳一拜。

????神秘男子转身就消失在天地间,去了他想去的地方。

????苏月笙看着这一幕,已经猜到这神秘男子到底去了哪里,想必是去兽园之中陪伴那另外一棵羌乌树了。

????“公子。”

????赵忘机走了过来,有些惋惜的说道:“整个百禅古寺已经毁于一旦了,但是可惜的是,那个玄禅子跑掉了。”

????“玄禅子此人是佛阳圣帝的化身,若是不除掉的话,的确以后很可能会有麻烦。”薛绫罗此时走上来,也是如此说着。

????“他跑不掉的。”

????苏月笙淡淡的说道:“百禅古寺我都可以放过,但是佛阳圣帝,我是不会放过他的。”

????“可是他已经不知道跑到哪里去了。”乌天昊也走上来,开口说道:“大哥你不是说过,这佛阳圣帝乃是三界中最狡猾的人,他若是想跑的话,想找到他还是比较困难的吧?”

????“只要他在三界,就能找到。”

????苏月笙笑着说道,紧接着在苏月笙的手中赫然出现了一卷金色的卷轴,这卷轴一出,一股惊天的战气冲击开来,动荡天地,霎那间,众人的耳畔都传来了擂鼓的声音。

????那声音一浪接着一浪,甚至敲打在了众人的心中!

????擂鼓战书!

????此时太祖城中无数人都看着苏月笙,他们看到苏月笙的擂鼓战书,这才想起来,今日其实是苏月笙和玄禅子决战的日子,但是玄禅子这个时候已经不知所踪了。

????“哈哈哈哈!”

????此时一名大教宗门的老祖看到这一幕突然哈哈大笑起来,说道:“这苏月笙真的是有想法,擂鼓战书原来是用来做这件事的。”

????“老祖,这是怎么回事?”

????那大教宗门的老祖身边跟着一名弟子,好奇的问道。

????“擂鼓战书乃是一种天地宝物,若是两个人都签署的名字要决一死战的话,当擂鼓战书发起的时候,两人就会到天道所化的规则擂台上战斗,是逃不掉的!”那老祖笑道:“所以说不管那玄禅子跑到了哪里,只要是在这三界之内,在这天道规则的影响之下,一定会被转移到这规则擂台上来,这是避免不了的。”

????“这么神奇!”

????众人都惊奇的看着这一幕,此时擂鼓战书飞向天际,虚空之上,擂鼓阵阵,那鼓声传遍四面八方,震动的虚空连连,这一刻,苏月笙的身影俨然已经站到了那擂台上。

????周围无数的规则幻化成了百万里巨大的擂台,擂台上,鼓音笼罩一方世界,在这里想要轻松的打穿世界是没有那么简单的。

????在这里可以尽情的战斗,战斗到不死不休!

????此刻一道身影正穿梭虚空而行,这身影满身狼狈的样子,更是随时都关注着身后是否有追兵来袭,但是许久之后,此人终于放心下来,因为并未有追兵在身后跟着。

????“造化之气……”

????玄禅子沉吟道:“怕是无数人都要争夺,那苏月笙肯定也是忙着争夺造化,根本没有时间理我!”

????“苏月笙,你给我记住,这一次是我败了,但是下一次你就没有那么好的运气了!”

????此刻玄禅子手掌一拍,刹那间将虚空给震的粉碎,一片迷雾出现在玄禅子的面前,而玄禅子从虚空之中出来,呈现在玄禅子面前的乃是一座巨大的城池。

????云雾缭绕,这里宛若仙境一般。

????“这三界之中,能庇佑我的,唯有找他们了。”玄禅子盯着面前的这座城池,整个城池上空,居然有道光书写的几个大字。

????‘初始城!’

????三个字尤为霸气,在那初始城的三个字上,更是有磅礴的道光闪烁,很多人盯着这三个字曾经参悟出无上帝术,有人更是走出自己的大道,也有人走火入魔一蹶不振,各式各样的奇遇都有,甚至有人能从中召唤出绝世宝物。

????只是因为这初始城这三个字乃是天地书写。

????三界第一城。

????这初始城在天地初开不久的时候就存在了,而这初始城的城主,更是一个绝代人物。

????公羊瑾!

????天道守护者。

????所以玄禅子来到这里,便是想要投靠公羊氏,韬光养晦,然后再找苏月笙,将那造化之气给争夺回来,因为玄禅子清楚,苏月笙得到造化之气也没有用,因为他还没有踏入神尊不朽的层次上。

????若是说这世间哪里最安全,那自然是在公羊氏的庇佑下最安全。

????所以玄禅子便是来到这里投靠公羊氏。

????只是正当玄禅子想要入城的时候,刹那间,天地大变,在玄禅子的耳畔居然有了擂鼓之音,这声音响起,一股战意瞬间席卷了玄禅子,玄禅子脸色骤然大变!

????“擂鼓战书!”

????玄禅子猛然想起,自己签署了擂鼓战书。

????“不好!”

????玄禅子连挣扎的机会都没有,整个人瞬间消失在这片天地间。

????而在初始城内,一座落落精致的别院中,一名男子好似觉察到了什么,抬起头看了一眼远方,便是没有再去理会,此刻在他的面前有一杯温热的茶,那茶叶好似人眼一样,甚至就连茶水都是血红色的,看起来尤为渗人,但是这男子却平静的拿起茶杯喝了一口,脸上露出满意的笑容。

????“二爷……”

????就在此时,在门口走过来一名老者,这老者抱拳恭敬的说道:“刚刚似乎有人触发了擂鼓战书。”

????“我知道了,感应到了。”

????男子点点头,然后看了一眼那老者突然笑道:“我说你小子怎么平时不来找我,今日这么点小事却是过来跟我汇报,原来是突破到先天金丹境界了。”

????“嘿嘿。”

????那老者嘿嘿一笑,显然是非常的开心,说道:“好在在大限之前达到了先天金丹,否则的话,我可能还真的活不过三年了。”

????“哎。”

????男子轻叹一声,看向老者:“你怪我么?”

????老者脸色一变,赶紧跪下来说道:“二爷您在说什么,我怎么会怪您,如果不是您,我们又怎么可能在这初始城中过上这般的生活,您不是常说,人生长短,重要的是有意义,重要的是体验,就算是我修行缓慢,甚至可能此生无法踏入到圣主之境,但是今生也是活的很有意义了,二爷你万万不可这么说。”

????“好了,不要紧张,起来吧。”

????男子微笑着伸出手,然后说道:“你的事情,我会想办法的。”

????“多谢二爷了。”

????老者赶紧说着。

????“去吧。”男子说道:“今天叶氏应该会送东西过来,你去接一下,好好的招待他们。”

????“二爷放心吧。”

????老者说完,抱拳退下了。

????待那老者走后,这男子则是继续喝着那奇怪的茶,享受着微风吹到面颊的感觉,此时此刻,好像这世间的任何事情都和他没有关系一样。

????初始城。

????提起初始城的城主你可以不知道是谁,但是提起初始城二爷,想必没有人不知道他的存在。

????鲜有人知道二爷的名字。

????但是谁都知道,二爷是一个仗义之辈,广结天下好友,无论贫富,无论强弱,对于二爷的人品,没有谁不竖起大拇指来。

????而这个时候,一只信鸽飞了进来。

????男子伸出手,拿出那字条,放走了信鸽。